首页/国内楼市/正文

2018年终特刊·市场丨楼市有浮生 绘人间百态

2019-01-05 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点击
 
评论

eda0f0dd2453132caa54ffb43c79115d.jpg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新的时代。这是史诗,幸而你我活在其中,幸而未完。”吴晓波的这句话可以很好地诠释2018年的楼市。

无论是房企,还是购房者都仿佛一路穿越无数的政策火线,翻越无数资金丘壑,跋涉过那条不知何为彼岸的调控之河,却也在跌跌撞撞中各自开辟新的征程。

这一年,被封印一年多的一线城市并未迎来最严限购令的解禁,反而紧随“房住不炒”口号遭受了新一轮的调控加码。2018年5月,刚交完首付款,准备办理贷款的王星很不幸“中招”了,房贷市场再次迎来银行集体调价,他所贷款的银行,通知5月10日之后网签的商贷单,首套房贷款利率执行基准利率上浮10%,二套房贷款利率执行基准利率上浮20%,这也是继2017年元旦15家银行集体上调贷款利率后又一次加码。

抢人大战与癫狂的摇号

从一线城市溢出的购买力却在遥远的海南蠢蠢欲动。当2018年4月13日,党中央决定支持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消息传出后,那些一度无处安放的“炒房之心”似乎找到了绝佳的去处,然而这股“海南疯”不过10天便被一道“海南全域限购令”所终结。

海南炒房者的沦陷似乎并未给后来者足够的警示,就在朝鲜宣布弃核的次日,与朝鲜第四大城市新义州一江之隔的丹东一夜爆红。“丹东或许就是下一个深圳。”抱着这种信念,曾经在厦门、杭州、石家庄熟练操盘的炒房客老江,带领了一个56人的炒房团,在4月26日第一批奔赴丹东,试图控盘丹东新区的楼盘。短短48小时,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东北边境小城房价暴涨57%,曾经一度被当地人嫌弃的丹东新区的房价从3500元/平方米飚涨到了8000元/平方米,许多楼盘甚至销售一空。

“调控从不是对购房者的救赎,而是与各种力量之间的博弈。”一位房企副总经理曾经这样告诉记者。是的,博弈从未停止……就在限购政策牢牢关上了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大门的那一刻,二三线城市却用人才落户政策为出逃的人们打开了一扇窗。5月16日,天津发布史上最宽松落户政策“海河英才”行动计划,一夜之间,高达30万人登陆并下载“天津公安”APP办理落户申请,直接导致系统瘫痪,在这些人中,家中有孩子却没有北京户口的北漂占了很大比例。

自2017年初武汉市提出“五年内留住百万大学生”计划,打响了“抢人大战”第一枪,在随后的一年内,包括成都、郑州、西安、南京等在内超过20多个二线城市发布“人才落户”新政,频频刷新落户新政,降低住房门槛,抢占各类人才。

西安是本轮抢人大战的最大赢家,但不得不正视的一个问题是:西安的房价也伴随人口增加走出了一条漂亮的上扬曲线。据中国指数研究院数据显示,2017年西安房价涨幅高达68%,位居全国第一。在2018年这个楼市最严调控年,更是走出了一波特立独行的行情,多次位居涨幅榜前列。

抢人未艾,抢房方兴。由于限价政策带来一二手房价格严重倒挂现象,导致新房抢到就是赚到,为了体现选房的公平性,一些城市开始施行摇号政策。2017年5月上海率先在全国开启“摇号购房”模式,随后南京、长沙、成都、武汉、杭州、西安等城市也纷纷跟进,但看似公平的方式却被爆暗含猫腻。在深圳,出现了缴纳500万诚意金才能摇号;在杭州诞生了首个“万人摇号”楼盘;西安则爆出“融创天朗61南长安街壹号”为关系户内定房源的乱象丛生。

高周转与质量之殇

在三四线城市借着人才落户和棚改货币化补偿走完一波房价上涨行情后,6月26日,一则”国开行总行回收了棚改项目的合同审批权限“的消息让房地产行业惊出了一身冷汗。显然,调控的利剑已开始落向三四线城市。

此时,一直深耕三四线城市的宇宙房企碧桂园也似乎嗅到了微冷的气息,一份印有“高周转匹配奖罚措施”的碧桂园内部文件悄然流出,文件中将之前的465策略升级为365,即“开盘工期在3个月之内奖励20万,3~4个月奖励10万,而开盘工期超出7个月则项目总撤职。”一时间焦虑在整个行业蔓延开来。

高周转之上再提速的碧桂园料想不到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建筑工地连续发生坍塌事件,导致多人伤亡,一时之间站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品牌形象严重受损。

高周转所带来的工程质量隐患波及全行业。2018年7月,成都爆发了大规模业主维权,维权人数超过1000人,有关楼盘近80个,楼盘中不乏万科、龙湖、华润、中海等大开发商。绿城董事长李军曾在一次会议上公开表示:“我一直劝同事不要买房,因为近两年的房屋质量是最差的。”

租房人群也并未幸运多少,在每月上涨的房租面前,“租售并举,租购同权”几个字略显无力。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的离职引发了一场关于长租公寓的争论,在他看来,长租公寓高价收揽房源是推高租金的元凶,而资本市场的新宠长租公寓在急速扩张迅猛发展的同时也暗藏爆雷风险。

8月27日,长租公寓运营商鼎家爆雷事件成为了首例印证,随后多个城市陆续出现长租公寓爆雷事件,租客在这场爆雷事件中不仅失去住所,有的甚至莫名背上租金贷。

租客的悲剧并未结束,8月31日,一篇《阿里P7员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的文章将长租生活的坎坷再次推向高潮。

“活下去”等待春天

此时楼市最大的动静出现了,一向有着楼市先知之称的万科先是高调宣称万科不再是地产商,随后居然一边高呼“活下去”,一边开演降价大戏。厦门万科·白鹭郡价格几乎腰斩,随后碧桂园、恒大等也纷纷推出降价项目,降价之潮在引来购房者之余,也引发了多起降价维权、打砸售楼处事件,2018年就这样在一片维权声中进入了12月。

12月18日,在举国上下忙着庆功改革开放40年的日子里,山东菏泽市在当天下午3点钟打响了取消限售的全国第一枪。随后,异动四处蔓延,广州商服类物业对个人放开限购,珠海两区降低购房门槛……

12月26日深夜,衡阳市发改委和住建局共同发文,湖南衡阳新建商品房限价政策明年元旦起暂停执行,这一政策在短短一天后被叫停。截至12月27日,已经有10多个城市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政策调整。2019年的春天似乎比预想中来得更早一些。


网友参与评论
 
条评论
表情
点击加载更多
返回顶部